• Share on Google+
黄晓明:把那些“黑”我的人当亲人
采集侠 2018-09-28

  2013年,黄晓明突然“逆袭”了。在一部电影里,他的演技和英文都得到了出乎意料的肯定;担任一档真人秀节目的“导师”时,他的表现也被观众认为是超出预期。

  与同班同学陈坤、赵薇相比,他的收获来得不算早。《中国合伙人》里的“成东青”这个角色,是黄晓明自己要求演的,导演陈可辛原本想让他演的是帅气的男二号“孟晓骏”。

  他自认为,这个角色让他第一次在演技上有了“质的突破”,因为他饰演的就是自己。像片中的成东青一样,他一直相信,坚持着做一个“土鳖”也能够“一点一点地”成功。“我在很多方面都和成东青很像,比如把自己看得很低,表面看起来很温和、很蔫,但是骨子里是不认输的,在逼着自己坚强。”黄晓明说,“我也曾经消极过,成东青也一样,但最终我们都还是选择坚持。成功的道路上并不拥挤,因为坚持的人不多。”

  上学时是一个很“面”的人

  黄晓明承认,在整个学生时代他都是一个很“面”的人:不爱说话,看谁都紧张,有什么事都往后缩,排小品或是表演节目都会脸红。即便到现在,他觉得自己已经变得外向多了,评价起自己的性格仍然是“偏内向”。

  虽然性格内向,但因为从小就“长得太好看”,大人都喜欢没事过来逗他,但别人越逗他越害怕,于是干脆躲在家里,出门就待在爸爸妈妈后面。久而久之,他的性格愈发腼腆了。母亲对他的要求也很严格,如果犯错了,就把他关在门外,“让我体会那种孤独,反省自己”。

  一直到高中毕业,他都是晚上7点钟必须回家的乖孩子,除了偷看武侠小说以外几乎没有别的爱好,常常是上课偷看,回家也在偷看。由于太害羞,他虽然喜欢唱歌,但都是偷偷地躲起来,自己唱给自己听。

  在北京电影学院的班主任崔新琴口中,黄晓明一直是个格外腼腆、单纯幼稚的学生,虽然同学也和他一起玩儿,但都是把他当小孩子。北影面试时,让他和别人吵架,他说:报告老师,吵架不是好孩子;老师又说,那你演个逮蛐蛐行吗?黄晓明又老老实实地说:报告老师,青岛没有蛐蛐。当时,崔新琴觉得需要这样的“青春偶像型”演员,所以说,“哪怕是一块木头,我也要了。”

  在北京电影学院的4年,老师给他的形容词都是傻、木。面对同班同学里优秀的赵薇、颜丹晨、陈坤,黄晓明一直觉得自己当不了演员,在一次校内演出上,他与赵薇饰演一对相亲的男女,下台时赵薇告诉他:你的嘴唇都在抽搐!

  但由于考进电影学院,要走上艺人的道路,黄晓明不得不放开自己的性格。回想起来,他觉得真正懂得“豁出去”,还是在2003年毕业不久后接拍电视剧《龙票》,结果遭遇了车祸。“人在生死边缘走过一回以后都会想开很多事,我就觉得自己应该学会‘豁出去’,特别是做演员这行,只有豁出去你才有成功的可能。也是从那时候起我变得开朗了,没那么内向了。”

  “其实我到现在还是免不了紧张,这个是与生俱来的吧,没办法,只是我现在会比从前更投入,也就顾不上紧张了。”黄晓明说。

  我就是另一个“成东青”

  成名之后,黄晓明推掉了很多饰演帅哥的机会。《中国合伙人》导演陈可辛来找他时,最初想让他饰演的并不是“土鳖”成东青,而是英俊潇洒的孟晓骏。但看完剧本后,黄晓明自己提出:“我要演成冬青,他更像我。”

 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“土”,他和造型师设计了很久,比如在口袋里插支笔,裤腰提得很高,发际线往后挪。为了体现成东青那种“二”的感觉,他甚至带上了有度数的厚片眼镜,所以总会有“虚着眼睛看”的效果。

  这部戏里,黄晓明的一场哭戏广受好评,其实原剧本里没有这场戏,是黄晓明自己发挥的。在佟大为饰演的王阳的婚礼上,最好的两个朋友与他分道扬镳,黄晓明独自站在一片狼藉的会场中央,失声痛哭。

  “那一刻不是成东青,就是黄晓明,我不是在‘演’,而是真正的自己情感爆发。那场戏发泄出了我这几年积攒的情绪和委屈,不知道为什么,真是哭到收不住。”黄晓明说。

  后来看花絮,黄晓明才发现,导演都喊cut了,他还哭得停不下来。那时,陈可辛对他说,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要演这个角色了。黄晓明觉得,“这是导演对我的最高评价,因为我让他相信了这种人的真实存在。”

  在成东青的身上,他处处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。从小到大都自卑、放不开,到了大学还不敢演戏,到现在也没有摆脱“改变不了自己”的土鳖心理;刚出去接戏的时候,因为人傻,又好说话,酬劳永远会被压得很低,在剧组能吃上方便面就是最幸福的事;他的英文和身高曾在几年内沦为笑柄,但他坚持了下来,并成功做到了“逆袭”。

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!
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、社群网站上,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,就可以赚点击奖金,最棒的是,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【成交奖金】
分享你的专属连结,让生活更美好!